傅盛:創業必須要有上帝思維,永遠不要去簡單地抱怨困難

2019-07-18 10:59 來源:互聯網

2015年11月10號,獵豹五周年。我對所有的小豹說,我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我包下了世紀劇院的豪華大廳,邀請所有的小豹和我一起去看最美的風景。其實這樣的邀請,也是獵豹移動對世界的邀約。

過去五年:我們在艱難中迅速成長

五年是一個很重要的時間結點,花一點點時間,讓大家理解我們過去的五年,展望未來的五年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借今天這個機會,我們真的應該去回顧一下過去,展望一下未來。

公司大了,有很多東西都在改變,比如說有時候我在復星辦公,居然有員工過來要跟我合影。你知道我在被合影的時候,我的心里是很不好受的。我想起過去我們在紫金豪庭辦公區,推開這一扇門,里面坐了十來個人,一股臭腳丫子味,我們招的人經常會上午推開這扇門,下午就離職。因為那個時候的他們認為我們不靠譜。

公司大了以后,隨之而來的是各種變化,有好有壞。但是有一些東西是不能變的。

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要堅持融合

大家知道,在臺北這樣一個傳統工業比較發達的社會,組建一個純粹的互聯網團隊,這期間會有各種各樣的聲音、文化的融合,例如大家對“習馬會”就有不同的見解。

我去臺北團隊講了這么一段話:我們要做全球化的公司,我們要在全球各地去融合當地的文化,我們要尊重所有的本地團隊和本地文化。當團隊高速成長的時候,就會有各種各樣的融合。

簡單的人一定能做出偉大的事

但是無論如何,獵豹移動有兩件事情是一定不會讓步,第一個就是簡單。我記得當時我們七個人創辦一家公司,開員工大會時,徐鳴的第一句話就說要做一家簡單的公司,我們相信簡單的人一定能做出偉大的事情。

后來,我們到珠海,面臨珠海幾百個同事,我跟大家說:我們是為了一個簡單的目的而來,就是能夠和大家一起把這家公司做好,一起去做這個世界上超一流的軟件。

以簡單為目標并傳承下去,才能讓公司變得更加簡單

我還在想,怎樣能夠讓這家公司變得更簡單。我不喜歡被人合影的那種感覺,一點也不喜歡。我更喜歡非常簡單地交流,簡單地溝通,為了一個事情而去討論甚至爭吵。

喬布斯說過,聰明的人是不需要自尊的。換句話來說,是不需要去從自我的角度出發,與他人進行斗爭。是需要從一件事情出發,從一個獨一無二的角度出發,這件事就是我們能不能做成全球一流。

也許我們也會面臨很多公司壯大之后的問題,比如信息溝通的問題,也會面臨更多不同的背景,不同文化的人加入的問題。但是,獵豹移動堅持的這種“簡單”的文化是必須傳承下去的。而且我也一定會以此為目標,保證這家公司的足夠簡單。

創業必須要有上帝思維:通過不斷試錯,去找到正確的路徑

獵豹一定不會讓步的第二點就是創業心態。那么什么是創業?張泉靈說她在央視做了很多事情。我說,其實創業,和在一個大平臺上做事,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你必須要有上帝思維。

你必須知道,當所有的一切都不支持你的時候,你還要找出解決方案,你必須快速的往前跑,不回頭,不糾結,不后悔,用更多的嘗試和更多的錯誤去找到正確的道路。

為什么我們能夠從一個很小的屋子里,一步一步走到一個上市公司,甚至今天又開始了自己新的旅程,你要知道,這并不是因為我們有多聰明。

我面對張泉靈的時候我知道,我在各方面落敗的情況下還有機會當別人的老板,最大的秘訣就來自于能夠快速向前。因為你不斷地快速向前,不斷地沖破困難,才可能在錯綜復雜的局勢當中找到出路。

永遠不要去簡單地抱怨困難,你的目的是解決困難,解決問題。這就是獵豹移動必須有的心態。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是,當我們上市以后我們應該怎么走,我們應該用怎樣創業的心態重新去打造這家公司。

簡單的思考模式+明確的目標=一家全球化的公司

把這家公司當成零,過去的五年當做從來沒有過。那么現在,我應該怎么做?所以,“簡單”和“創業的心態”是無論獵豹移動怎么走下去都必須堅持的。因為只有這兩種東西,才能夠讓你不糾結。

今天我還不能完全用英語演講,但是我相信以后我們一定要用雙語去完成我們內部的多種溝通。我們面對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要面對各種各樣有自己獨立思考方式的人,我認為只有簡單的思考模式,才能去沖破這些障礙。只有我們看著目標,朝著目標一起往前走,才能真正做到,讓獵豹移動變得更加全球化。

樹立一個簡單的目標,才能沖破重重阻礙

你們有沒有發現,2011年加入獵豹移動的人是最少的,為什么?因為那個時候獵豹移動處在一個極度困難的境遇之中。如果我回顧一下這家公司的歷史,基本上就是九死一生、內憂外患。

我一直跟很多人講,如果創業這件事情讓我重新再開始一次,說實話,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足夠的勇氣。當時可能就是憑著自己并不太懂,年輕氣盛,莽莽撞撞,才開始了如此艱難的也算是創業之路。

在五年前,可牛和金山毒霸合并的時候,是我們最困難的時候。那時候兩家公司的整合,尤其是小團隊和大團隊的整合,很少有成功的案例。用一個財務數據來說就是,95%以上的兼并案是失敗的。

那時,我們的對手360剛剛上市,我們面臨對手的強大擠壓和嚴防死守。當時我們在珠海的金山大廈,對面的中天酒店里就住著360的獵頭、騰訊的獵頭、百度的獵頭,他們輪番對我們整個公司的技術骨干進行挖腳。

當時,我們整個公關團隊剛剛重建,我們對外發不出任何聲音。而當競爭對手得知我們兩家公司合并的時候,各種負面消息鋪天蓋地而來。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我在想怎么才能找到一個機會讓這家公司重新崛起。

既然我懂互聯網,懂免費,既然有這么多錯綜復雜的問題,而我又不懂管理,我們能不能用一個最簡單的目標,把所有的人心連接起來?當時我找到這個簡單的目標就是產品。

我們只關心用戶界面是什么樣,每個產品每周能不能發布一個新版本,能不能讓用戶真的有好評,會不會有用戶真的說金山毒霸不錯。

我認為就是這種簡單的文化,使我們在那么困難的情況下依然實現了PC用戶的連續翻番,我們當時形容就像紅軍長征一樣,終于找到了陜甘寧。

3Q大戰客觀上幫助了我們,但從主觀上,我們認為整個行業的顛覆一定會需要安全行業的顛覆,一定會需要新的競爭者。

我們抓住了這次行業裂變的機會,讓我們活了下來,但是僅僅活下來是不夠的。我們為了PC這場戰役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去重新復活,等我們真正開始著眼于國內移動安全市場的時候,我們發現國內移動安全市場競爭已經極度激烈。

美國硅谷完成創新的兩項法寶:瘋狂的夢想和與眾不同的思路

我們當時好幾撥人去沖擊國內市場,最后發現完全沖擊不下來:我們每一次版本的更新都會被對手迅速的封堵。索性那時候我開始第一次去了美國,為什么美國人能夠在那么好的天氣,那么好的草坪,經常跑步和休假的情況下完成了自己的創新,而我們只能苦苦追趕。

所以那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瘋狂的夢想和與眾不同的思路是美國公司最重要的兩項法寶。

之后獵豹移動開始了全球化之路,既然中國市場我們不容易競爭了,不如我們側翼去打全球化。在三年前我們抓住了谷歌、安卓在全球爆發的機會,全力以赴做Clean Master,做一個很小的清理類App。但就這個App創造了我們全球化的奇跡。

中國公司缺乏全球化的視野和瘋狂的夢想

前天我和LinkedIn的聯合創始人,Facebook的早期投資人Hoffman聊了一個早晨。他正在對比中國和硅谷之間公司的不同。

我跟他說,中國公司最強的是執行力,是豐富的人力資源和巨大的本地市場,但是我們缺乏的是全球化的視野和瘋狂的夢想。如果我們能把這兩方面結合起來,那么來自中國的公司,同樣可以像美國公司一樣馳騁全球。

所以,他在騰訊“WE大會”特意兩次提到了獵豹移動,他認為,獵豹移動是中國公司里面,面對全球化做得最好的公司。

其實三年前我們開始全力以赴全球化的時候,對于我們來說還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旅程。

大家也知道我當時的英語水平,過美國海關都會非常緊張。因為經常聽不懂他說的話,我就怕被送到小黑屋里去。但我們一趟一趟地去美國,一趟一趟地去學習,去看那些激動人心的、創新的思路。

正是因為我們用本地化的執行路徑,再嫁接上全球化的夢想和不斷去與眾不同地思考,使我們終于擺脫了困境,完成了獵豹一次非常重要的裂變。

今天我們全球超過5億的月度活躍用戶,有70%的用戶來自于海外;已經有一半的收入來自于海外,這是一個在去年的時候,讓所有投資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或者說,他們認為,“中國公司在移動互聯網行業,如何面向全球獲得收入”的這個難題,被我們很好地解決了。

五年的路程,獵豹移動用兩年的時間活了下來,用了三年的時間轉身成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可以說這五年,我們走得非常辛苦。

上市之后的一年當中,我覺得反而更辛苦。上市絕對不是一個成功的標志,它是一場和資本家賽跑的游戲。

把目光集中在更偉大的夢想,獵豹帶你去看最美的風景

如今,我們已經成為一家上市公司了,但我們的使命在哪里?我們怎么通過全球化這樣一個平臺,把獵豹移動變成一家偉大的公司?如果我們只是把目光集中在市值上的話,我們只要天天算我們的收入就可以了。

當我們把目光集中在一個更偉大的夢想上的時候,也許我們又可以找出一條,像過去五年一樣與眾不同的路。

如果你在認知上,落后于這個時代,你就必然會被淘汰

我今天選擇獵豹移動五周年的日子,給大家講人類簡史,是因為我認識到,在今天以前,我們認為的所有重要的東西,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比如財富,比如名聲,比如你所擁有的資產。

那,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認為,是認知。整個人類的發展史就是貫徹兩個字——認知。無論你有多大存量的財富,無論你有多大存量的資源,如果你在認知上,落后于這個時代,你就必然會被淘汰。

這種認知的力量使得當年歐洲在極其弱下的時候,全力以赴地投入航海科技,投入武器制造,開始全球大航海,使得它從一個最邊陲的,相當于從一個大陸的,變成一個全球的,它戰勝了中國,戰勝了伊斯蘭帝國,戰勝了南美洲的各地帝國,成為全球的中心。

保持空杯心態,空杯仰視,才有可能改變世界格局

一千個英國人帶著幾艘船,就把整個中國給征服了,其實本質上還不是熱兵器,是冷兵器。這個世界有你很多不知道的東西,只有在你認為你不知道的時候,你才有機會想要知道,可能去知道。

但我們太多的人認為自己都知道,無非如此,并且不想去知道。科學的出現,讓我們第一次承認,我們什么都不知道。我們有太多不知道的東西,所以我們渴望去知道。

十六世紀以后,哥倫布只帶了三艘小船一百多個人就出海了;在一百年前,鄭和帶著三萬人,幾百艘大船,七下西洋。這兩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鄭和認為他都知道,所以他是去冊封的,是去宣揚天朝國威的;而哥倫布認為他不知道,他想要找到印度,找到那個財富集中的地方,然后讓一代一代的歐洲人去真正發現一個新大陸,去改變全球的格局。

今天我們所有的,在獵豹移動工作五年以上的同事,都會收到一塊公司印制的禮物,上面寫了一句話叫“一起去看最美的風景”。我認為今天獵豹,真正的夢想,當然是帶著一群人去探索那個未知的世界,去找到、發現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我在過去一年當中,在不同場合講過大數據,講過技術的發展,很多人,特別是我們競爭對手可能一笑了之,不以為然,會覺得你不就在忽悠嗎,你不就在套一個好的概念嗎。但是我真的想說,這是我們真正想做的事情。我們真正想把獵豹移動變成一家很有科技感的,能夠去制造科技的公司。

當然會有很多人會說,你們做了幾年,無非就是做了一個清理軟件,這種東西誰都可以做,你們有什么了不起的。

其實我們過去五年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一個被別人習以為常,不以為然的地方,投入了這個星球任何一家都不敢的投入的力量,在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點,做到與眾不同。只要有了這種精神,我們就具備了下一步開拓的能力。

飯是一口一口吃的,我們不去完成這個最基礎的部分,看上去沒什么技術含量的,世界的構建,我們就沒有辦法展開我們未來的格局。

你知道發射衛星要花多少錢嗎?如果沒有資本力量的推動,整個公司沒有變成一個有商業化能力的公司。你真的認為,只要泡在一個小小的研究室里,就可以改變世界嗎?

大家今天知道,Google有S實驗室,有無人駕駛汽車,但你知道不知道,Google只有20%人在做掙錢的業務,他每年有大量的現金流投入到S實驗室,投入他很多匪夷所思的項目。你知不知道這些世界一流的公司,他會有超一流的商業能力,然后用大量的資金去完成對人類未來的探索,如果沒有前者,他就不可能有后者。

所以今天獵豹上市意味著什么,上市意味著我們到了一個結點上,這個結點就是我們今天擁有的能力,我們今天真的有能力,可以開始做一些我們想要做的事情。

人類正在用互聯網引發新的認知革命

我們在硅谷投資了一家小的火箭發射公司,他們只有四個人,用3D打印技術在打印火箭發動機。這件事情,在過去需要投入很多人力去完成,今天開始變的只需要很少人來做。

那么這二十年人類在做什么呢,我認為是用互聯網引發新的認知革命。

我們可以把互聯網想象成一個大珊瑚,一張網把所有人的腦子,就像珊瑚一樣連接在一起,幾個人的頭腦風暴和一次會議就可能產生一項科技的變革,互聯網是讓全球幾十億人,連接在一起,他們腦子連接在一起,使得信息和認知的傳遞,遠遠大過過去的任何。這是人類用過去二十年的時間,完成了一次認知的革命。

獵豹移動在工具和安全全球化進程中基本上成為世界第一大格局

當然獵豹在過去三年當中,非常有幸參與了這次革命。我們把全球近16億臺移動設備串了起來,我們有近16億臺移動設備,每個月在運行我們的APP,也就是說我們和全球近16億人建立了某種意義上的連接,盡管這種連接只是和設備層面的,但我們已經完成了這個連接。

當然還有微信,還有Facebook,還有很多社區,把大家的大腦聯系起來,但是今天Facebook、谷歌、蘋果、中國的百度、騰訊、阿里巴巴,對這種信息流的串通,包括今天獵豹移動在工具,和安全全球化進程中取得的用戶、規模和連接,基本上成為第一大格局。

世界下一個格局將是人類創造力的大規模爆發

那么下一代會干什么呢,我覺得這么多人的智商、智力被連接起來以后,人的創造力會大規模爆發。

我們會給所有五周年的員工同事發一塊這樣的金牌,每個金牌上會刻著你的名字,這是用3D打印出來的金牌,粗糙點沒關系,它很有紀念意義,因為這是3D打印出來的紀念牌。

我拿這個想做什么例子呢,當3D打印已經開始打印金屬制品,甚至可以開始打印火箭發動機,甚至可以開始可以打印汽車,打印飛機的時候,就沒有人需要在生產線上一個個去裝置,3D打印最后就會變成了數字計算。

移動互聯網承載是你認知這個世界的窗口

我上個月去硅谷,在一位著名的俄羅斯富豪家做客,他請了哈佛的一位非常著名的,專門研究中國和發展中國家問題的教授,他當時舉了一個例子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他說移動互聯網對人類行為的改變到底有多大?在印度,醫療體系是非常落后的。人民也可以說愚昧。他們生了病,不喜歡去醫院,可能去拜一下佛祖,或者去燒香就算了。

當地政府給了一個項目,如果看一次病,給一百元補貼,就這種情況下,還沒有多少人愿意去看病。后來他們產生另外一個項目,給這些農民和這些遠離文明生活人發放手機,用移動互聯網的方式讓他們不停看手機,傳輸很多信息,告訴他們醫療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要去醫院,醫生可以給你帶來什么。就這個項目,增加了30%的人去醫院看病。

移動互聯網今天承載的,絕對不只是上去玩一個創意,它更多的是你認知這個世界的窗口。它看上去是個很小的一塊屏幕,但是事實上你大部分的目光、時間都消耗在這塊屏幕上。通過這塊屏幕也許你會去交朋友,也許你會去下載App,但最終你還是要知道這個世界是怎么樣的。

我們今天有全球六億活躍用戶后,擁有通往用戶的渠道,我們能夠更快幫助用戶獲取這些信息,建立起一個基于全球十億以上用戶的大數據平臺,做用戶的精準化。

未來移動搜索一定會被顛覆掉

我認為未來移動搜索一定會被顛覆掉,為什么呢,最近有一個數據也能夠證明這一點。

比如安卓手機在印度這樣的國家增長迅速,但是移動搜索量卻并沒有隨之增長。因為你在使用手機的時候,不愿意打一個詞去搜索,你更多喜歡刷朋友圈,更喜歡刷頭條,你以后更多刷獵豹瀏覽器推送給的,你喜歡的內容。

當你看過一條小米科技新聞的時候,你就會自動在看到與它相關的更多新聞;當你去點擊一個《瑯琊榜》,就會有這樣更多更新的劇集來到你的目前。鋪到你的桌面,用鎖屏、桌面或瀏覽器的方式,把全球一流的內容提供給全球用戶。

獵豹移動是一家不以財報為目標的上市公司

五年了,獵豹移動終于上市了,上市意味著什么,上市意味著回報,但是我認為上市是意味著更新的開始。我要把獵豹移動改造成一家雖然上市,但不以財報為目標的公司。

我過去兩個月最大的本領就是,我終于不看股票了。因為有一段時間已經沒辦法再看了,后來我想無非如此,無非不就是走在路上碰到哪個同事說,我買了公司的股票,傅盛你要好好工作。

每次碰到這樣同事的時候,他一講買了我股票,我就想現在股價怎么辦,給我增加無窮的壓力。現在裝傻充愣不知道,我再也不去管這些事情,因為我想上市以后,最大的好處是我們跟資本市場有了一個連接。

大數據就是去開啟未來的一把鑰匙

我聽到過很多種聲音說在獵豹移動一定要做產品,做技術沒前途。我要說的是,產品,是和用戶交互,但支撐點一定是科技本身。

比如我們有很多雅虎來的同事,他們每一次講算法的時候,我都聽不懂,我也不好意思問,問了還是聽不懂,但我會給他們無比的尊敬。因為我知道,大數據就是去開啟未來的一把鑰匙。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們投資了一個編程貓,很小的團隊,到今天已經有一萬個孩子在上面學編程語言,它僅僅上線兩個月,每周增加一千個孩子在上面學編程。

我說過,程序就是下一代人看待這個世界新的視角。你們可能覺得一萬個孩子沒什么了不起,我們馬上會推動再一次融資,去完成十萬個,一百萬個孩子。在這個編程平臺上,可能去實現他們人生的一次改變。

未來,獵豹移動將會改變一代人,讓他們變得與眾不同

到2020年的時候,我們會怎么去面對,那個時候的自己,我希望獵豹依然是中國公司當中全球化最牛的公司:它不僅拓展了全球的海量用戶,它不僅打造了Top3的廣告平臺,它能夠把全球的聲音甚至中國的聲音傳遞到全球各地,讓10幾億人去和我們產生連接。

我希望,我們的下一代產品出來的時候,能夠改變一代人,解放一代人,讓他們的視角,他們的世界都變得與眾不同。

我也相信,未來會有一群獵豹人真的因為興趣、愛好和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走到一起,全力以赴開啟下一個五年。

關注青年創業網微信公眾號(ID:qncye168),獲取更多創業人物精彩內容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