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到1600億,她只用了短短7年,席卷整個風投圈

2018-03-28 11:42 來源:互聯網

她出生于投行世家,卻不愿意活在父親的陰影下,此后遠赴重洋,相繼在哥倫比亞、斯坦福求學,直到認識徐小平才開啟天使投資人的生涯。此后短短7年,她陸續投出蜜芽、小紅書、依圖、出門問問等十多個獨角獸公司,她就是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方愛之。

打鐵還需自身硬

毫無疑問,方愛之是個星二代。父親方風雷是我國著名的投資銀行家,高盛高華、厚樸基金的董事長,1993年就參與籌建我國第一家投資銀行中金公司。

得益于父親在投行圈的聲望,方愛之從小就擁有別人無法比擬的光環。她18歲考入美國名校哥倫比亞經濟系,22歲進入斯坦福就讀MBA。

不過,光環的背后是付出,更是委屈,“要想人前顯貴,就得人后受罪。”你想啊,在國外,誰關心你父親是誰啊,再說說出來了有幾個人認識呢?

畢業前夕,方愛之爭取到高盛和摩根大通兩家公司的面試機會。沒有想到,盡管方風雷和高盛淵源深厚,方愛之還是在第四輪面試被淘汰了。

好在東方不亮西方亮,最后她進了摩根大通投行部。

但是,干的都是最基礎的工作,就是日復一日的校稿、校稿、校稿。幾百頁的文件要一個字一個字核對,多一個空格,都會被罵個狗血噴頭。

最變態的是,老板總是在下班前提出修改意見,而且要求她必須在第二天9點上班前將新文件擺在辦公室桌上。整整2年,方愛之沒有在凌晨1點之前離開過公司。

不過,正是那種嚴厲到近乎變態的工作流程讓方愛之很快就洗盡鉛華,迅速從初級分析師變成投行界精英。

2年后,她被通用電氣看中,被派往大陸參與大中華區的業務發展及并購。

期間,方愛之接觸到了能源、環境、醫療、健康、消費、金融服務等30多個行業的100多位負責人,一舉構建了日后的人脈圈。

陰差陽錯

就在方愛之在通用電氣縱橫四海的時候,中國好教師徐小平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他辭去新東方所有的職務,開始追求新的生活,“不能在新東方澆水,就去全社會下雨。”

2010年,他與王強聯合成立真格基金,“聚一批最優秀的投資團隊,更加專業有效地給創業的年輕人提供服務。”

不過,徐老師是學音樂出身,天生感性,易沖動,動不動就被創業者的理想、情懷感動得熱淚盈眶。

你想啊,創業圈子的水多深啊,凡是能說會道的不是騙子就是騙子他爹。

所以,徐小平最初所投的80個項目中,除了世紀佳緣、聚美優品成功外,其它的基本都胎死腹中。

最典型的是一個電子雜志的項目。

當時,一位浙江小伙找到徐小平,只見那小伙一米八十多,儀表堂堂,更是口吐蓮花,一直聊到徐小平熱血沸騰,“電子雜志可以媲美Facebook。”

估計他自己都不信,但是,徐小平卻信了。但是錢一到位就再也沒有下文。

好在好朋友王強很清醒,“必須找專業人士,幫助理順思路。”

于是,2011年在香格里拉酒店大堂,28歲的方愛之見到了徐小平。

哥倫比亞經濟學本科,斯坦福MBA,摩根大通分析師,斯坦福大學的學生會主席......徐小平還看完簡歷,立刻一拍大腿,“就你了!”

不過,方愛之卻很猶豫。因為她感覺彼此差距太大,“一個習慣了看財務數據,一個習慣了看人。”

后來還是股東沈南鵬給她吃了顆定心丸,“徐小平就有一塊金子招牌,能夠吸引到大量優秀創業者,比你到處找項目省力多了。”

蛻變,蛻變,蛻變

沈南鵬沒有說錯,從加入的第一天開始,方愛之郵箱里收到的商業計劃書就沒有間斷過。剛開始是每天30封,很快就變成50封,高峰時一度達到每天200封。

徐小平要求她每封郵件必回,“我們要真正地幫助創業者,沒通過的也要給他們提建議。”

天啦,光看完100多封商業計劃書就需要四、五個小時,一天不用干活光回郵件了!

“其他先不用看,直接翻到創始團隊那一頁。”

“不研究賽道?不看數據?不分析商業模式?”

方愛之完全瘋了,她感覺自己進入了一條死胡同,“似乎以前的一切都是錯的。”

而且,來真格的都是一些草根創業者。很多人連大學都沒有上過,他們江湖,他們天馬行空,他們根本不懂什么估值模型,根本聽不懂方愛之說的專業術語。

很長一段時間,方愛之感覺真格與她格格不入,她甚至懷疑自己的留學生涯是否值得?要不就到中國的大學回回爐,接接地氣?

轉機出現在2013年。

這一年,一位叫劉楠的創業者找到徐小平。劉楠是北大新聞系畢業的,當時在淘寶上開了一家“蜜芽寶貝”的母嬰店,徐小平對其評價很高。

“不就是代理日本的花王紙尿褲嗎?太沒有技術含量了。”方愛之研究了其財務數據后不以為然。

不過,等到方愛之見到劉楠本人,才明白徐小平贊不絕口的原因,“不管劉楠說什么,你都會覺得她的想法特別棒。”此后聊了不到15分鐘,方愛之就決定投資。

果然,憑著正品+閃購的特色,蜜芽寶貝很快脫穎而出,上線當月成交額就超過千萬,一年后月成交額突破1個億,如今已經成長估值過100億的獨角獸。

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從此,方愛之把重點放在了琢磨創始團隊上,并把“看人”總結為三條原則,“學習能力”、“行業經歷”和“影響力”。

首先就是學習能力必須強。互聯網時代信息更新迭代非常快,一個沒有學習能力,只能按圖索驥的創始人注定走不遠,“因為他永遠只能模仿,無法超越。”

其次就是行業經歷必須豐富。創業公司都是九死一生,能夠越過2.5年生存期的公司,創始人往往具有敏銳的市場感覺,“市場感覺的背后就是行業經驗。”

最后就是必須有影響力。一個創始人有影響力,就可以與人談理想、談情懷,就能把高手忽悠過來,人家甘愿拋棄工資、期權、股票過來投奔。

2011年方愛之每周要看15-20個項目,一年下來,她看過1000多個項目,從此功力大漲。

2012年以后,隨著人工智能、無人駕駛、云計算等技術的發展,尤其國內“雙創”的火爆,大批海歸回國創業,方愛之的留學優勢就體現了出來,“沒有她不認識的,沒有不認識她的。”

2013年底,方愛之遇到李志飛,當時,李志飛還在谷歌工作。談了10分鐘,方愛之當即打了3個標簽,“科學家”、“人機交互行業深耕者”“個人魅力強大”。

所以,盡管“出門問問”還只是一個微信公眾號,方愛之就決定投500萬。目前,出門問問估值已經超過10億美元。

“有好東西”的創始人陳郢是哈佛商學院貝克學者獎得主,曾供職于貝恩資本。方愛之又是果斷出手,幫助陳郢從早期農村電商切入生鮮農產品電商。

如今,有好東西已經完成2000萬美元的新一輪融資,估計超過5億美元。

選擇“零零無限”完全就是因為王孟秋。是梅隆大學計算機碩士、斯坦福大學計算機博士、Facebook數據科學家等頭銜吸引了方愛之,“牛人能找到趨勢,引領趨勢。”

最有意思的是投資小紅書。

創始人毛文超最初做的不是跨境電商,是旅游產品,而毛文超沒有旅行方面的從業經驗,方愛之依舊投了,“從毛文超眼睛里讀出對成功的渴望”。

果然,后來毛文超切如跨境電商行業后,很快就上了軌道,小紅書如今已躋身獨角獸行列。

相互補臺,好戲連臺

從成立的 8 年時間里,真格累計投出聚美優品、世紀佳緣、蘭亭集勢、一起作業、找鋼網、大姨嗎、蜜芽寶貝、51Talk等14只獨角獸,已經把偶然變成了一種必然,而方愛之正是其中的關鍵人物。

在真格,你會看到截然相反的兩個人物,徐小平浪漫、感性、激情四射,而方愛之理智、自律、井井有條。

徐小平的長處是“相面”。當年,易到周航帶了一大堆材料來見他,徐小平卻一頁紙也沒翻,僅認為周航目光炯炯有神就決定要投。

而方愛之最有價值的工作就是將徐小平那套天馬行空的直覺具體化,“讓它可執行、可復制,成為真格整個團隊的共同財富。”

在她的要求下,徐小平逐個復述了對近100個創業者的取舍過程,方愛之總結出包括領導力、決策力、視野等在內的13條考評因素,每條10分。

“總分130,如果總分能達110分的創業者,一定要抓住。”如今,這也成了真格投資的黃金法則。

徐小平在一次會議上提出要讓每個人都有決策權,僅僅三天后,方愛之就創設了一套激勵機制,“根據職級劃分,每個人都有100萬到700萬不等的份額,可以親自拍板投項目。”

正是在方愛之的帶動下,真格在創業者中尤其是在美國留學生群體擁有極高的口碑,留學圈、斯坦福校友圈、天使圈遂成了方愛之接觸優秀創業者的利器。

真格在硅谷的帕拉奧托巷子有一棟褐色的二層小樓, 每隔一段時間,方愛之就會飛過去,邀請一幫工程師、投資人聊天,做分享。

2014年秋天,方愛之決定挖美國一家基金公司的劉元。劉元是地道的學霸,方愛之一眼就相中了。

在美國逗留期間,方愛之每個早晨都會發信息問:“你考慮好了嗎?還有什么顧慮?”

回到北京的早晨,方愛之8點不到趕到酒店等劉元。電梯門打開,劉元遠遠看到方愛之站在大堂里,“六七個月的身孕,肚子已經很明顯”。一瞬間,劉元當即決定加入真格。

方愛之精力旺盛,對項目問詢微信基本都是有問必回,而且雷厲風行。有項目方上午剛剛見到方愛之,她當場就幫他約了一位一線基金老大,并將會面安排在當天下午。

如今,方愛之旗下管理的天使基金規模已經突破50億,即將邁入100億俱樂部。成立7年來,先后投資了300多個項目,所投企業估值超過1600億。

未來一定屬于她,因為她剛剛35歲。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