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將是產業投資人崛起的元年

2019-04-04 10:36 來源:互聯網

2019年,將是產業投資人崛起的元年

產業投資人的崛起有三個重要的時代背景: 第一,科技進步和產業互聯網的深入發展。 第二,中國人口結構和經濟增長模式的變化。 第三,中國的國際分工和國家戰略調整。

數據顯示,2019年2月份VC/PE市場共發生投資案例數223起,同比下降49.4%;總投資金額共涉及353.85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41.6%。資本寒冬仍在持續,春天尚未到來。

此外,行業專家判斷,過去20年,互聯網的重要進步集中體現在To C的消費者互聯網,未來20年,互聯網的重要發展將來自于To B的產業互聯網。

面對當下的資本環境和創業環境的變化,人力資源與教育產業投資人胡宇東預判,財務投資已死,產業投資永生,2019年將會是產業投資人崛起的元年。

以下為胡宇東口述,經i黑馬&火柴盒編輯:

一直以來,股權投資被稱為資本市場皇冠上的“明珠”,在整個經濟社會發展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股權投資的重心和邏輯也在不斷變化和發展。進入21世紀,以風險投資、PE投資為代表的財務投資獨領風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造富神話的同時,催生了一批引領變革的偉大企業,也導演了一出又一出燒錢悲劇。

2019年,改革開放進入了第41個年頭,與前40年截然不同的新時代來臨,伴隨著產業互聯網的崛起和中國產業轉型的深化,我有一個大的趨勢判斷:投資行業進入了一個新時代——產業投資人時代。

產業投資人的崛起有三個重要的時代背景。

第一,科技進步和產業互聯網的深入發展。

伴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和互聯網技術的不斷深化,技術變革對傳統產業鏈的滲透大大加強,從原來的簡單信息傳遞為主的社交、信息、電子商務開始深入影響到產業鏈條的各個環節。產業互聯網也為產業鏈信息流、數據、組織、以及不同環節的協作效率大規模提升創造了可能性。這意味著淺層次模式創新的價值開始被深層次生產效率提升的價值所超越。投資價值創造將更多來自于深入的產業整合與升級。

第二,中國人口結構和經濟增長模式的變化。

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迅速轉向是基于中國人口結構的深刻變化,青壯年勞動力的減少和老齡化的加劇,使得中國的經濟增長方式必須歷史性地從粗放型向效率型轉變。實質性提升產業效率,創造核心價值成為剛性需求。

第三,中國的國際分工和國家戰略調整。

新時代的中國正在謀求國際分工中向微笑曲線兩端靠攏,搶占在核心技術研發、品牌和影響力方面的領導地位。這對于整個中國內部的產業結構供給側改革提出了更高要求,國家從宏觀政策到微觀實踐,都在大力支持擁有核心技術創新和生產效率提升的產業升級與發展。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股權投資的重心也勢必開始向更深的產業鏈條內部滲透,對于投資人而言,投資目標、投資策略、工作重心也開始發生改變。

首先,投資人將更強調術業有專攻,需要深耕自己懂的產業領域。原來通過行業研究和學習建立起來對行業現狀、格局、數據、業務的淺層次了解將不足以支撐對項目價值的判斷和對項目的深度戰略管控,傳統廣泛撒網,追逐風口行業的分散打法也需要被聚焦特定熟悉行業的打法所取代。相應的,具有深入產業運營和創業經驗同時具有投資專業能力和積累的投資人會更容易脫穎而出。

其次,投資人將更強調產業鏈布局,需要發揮被投資標的的協同性。從單純的追逐熱點的投資方式,開始向緊密相連的產業鏈布局傾斜。通過對緊密相關的產業鏈項目投資,形成更加清晰和聚焦的投資策略與路徑。一個投資組合往往可以完成對一個產業細分領域的鏈條覆蓋。

再次,投資人需要更加深入的參與產業運營與整合升級。原有簡單和相對“形式化”的投后管理會更重,也要求更加專業。投資人需要建立強大的行業智庫和投后管理能力,需要對企業從戰略、人力、業務、資源等方面給被投資標的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和深度的參與。

最后,投資人的回報方式和預期需要有巨大的調整。原來帶有一定“賭”的成分的概率式投資將被更加聚焦的穩健投資取代。更精選項目,更深戰略運營和支持,百倍千倍的回報將減少甚至消失,但高生存概率,持續復利增長的項目將成為主流。對于投資人和背后的LP來說,短期低買高賣謀求退出的投資人將會碰釘子,而謀求長期戰略布局的戰略性出資人、投資人將會更加活躍。

我們將這種變化可以定義為兩種不同類型的投資人。一種是財務投資人,一種是產業投資人。打個形象的比方,財務投資人好比“獵人”。產業投資人好比“農民”。獵人需要子彈(資金)、獵物(項目)、賣場(退出);而農民需要 “土地、種子以及辛勤耕耘”——“土地”即一個垂直產業,“種子”即好項目,“長期耕耘”即產業投資人深度參與項目發展。

2018年,在資本寒冬下,金融去杠桿導致了獵人的“彈藥”減少,對盈利能力的要求和燒錢模式的終結導致了“獵物”的死亡,一二級市場的倒掛導致了“賣場”的萎靡,這使得傳統財務投資人以及其背后的財務型LP面臨了巨大的沖擊和挑戰。但我們看到,雖然泡沫逐漸逝去,但泡沫底下的經濟基礎還在。改革開放40年經營和積累下來的財富,以及廣闊的中國市場,龐大而全面的產業基礎仍然牢固。這為新興的產業投資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肥沃的土壤。

目前市場上大多數都是財務投資人,而符合財務投資的項目急劇縮水。未來越來越多的投資人會意識到,轉型的歷史時刻已經到來,2019年是產業投資崛起的元年。

“九年規劃”

大二時,我看了一本對我影響巨大的書《一生的計劃》,主要講一個人要想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就需要做人生規劃。

書中提出一項任務——描述50年后自己一天的生活。我想象自己成為了一家享譽全球的集團創始人,在經歷了諸多挫折和挑戰后,仍然積極樂觀。為了實現這一天,我開始以9年為周期規劃自己的人生。

我的第一個9年計劃是2001到2009年,本科4年加打工5年,目標是成為一名優秀的職業經理人。大學期間,我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社團活動和社會實踐上。畢業后,我奔著成為職業經理人去定向投簡歷,相繼在普華永道、匯豐集團、殼牌工作。

我的第一個九年計劃截止到2009年,這一年我決定出來創業。我聯合了四位大學同學,湊了30萬元,在2010年六一兒童節當天正式開啟了我的創業生涯。

從2010年到2013年,我們一直在尋找創業方向。創業第一年,我們嘗試了7個領域。一番摸索之后,我們決定聚焦教育,砍掉其它業務。2012年8月12日,面向全國中小學生的K12遠程實景教學品牌“鸚鵡螺” 召開了品牌發布會,項目正式啟動。

細想起來,我會做教育多少受到了我父親的影響。他是1978年恢復高考之后第一批師范生,教了8年半的書,后來從政在教育局工作,主導了當地的教育改革,我們當地教育水平迅速提升到全河北省前列。讓我意識到教育不僅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還能改變一個城市。

從2013年到2016年,我們主要做鸚鵡螺的業務復制拓展,當時走了好多彎路。2015年O2O熱潮來了,我們轉向O2O模式,用了一年時間將業務拓展至59個城市,平臺流水規模達到數億元,也順利拿到了B輪融資。

從2016年到2018年,我們的目標是成為行業細分領域引領者。

在創業不久之后的2012年,為了更好地凝聚未來事業發展的伙伴,我創立了“海納會”,這是一個小型的朋友圈。在當中我結識了對我影響至深并攜手進軍產業投資的合伙人伙伴們。在2012年的一次討論中,我同其中一位資深的投資前輩討論事業發展的未來,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宇東,你認為公司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我說:“集團公司?”他說:“不是,公司的最高境界是是金融控股集團。”我們那一天深入的討論與展望了如何將資本與產業深度結合。那次討論為我們后期轉型埋下了“種子”。

此后,我們不斷溝通,產生了一個新的思路:一個人要想制造“一架大飛機”,有兩種方法——自己制造每個零部件,或按照藍圖,在產業鏈中以資本手段進行采購與組裝。于是,成為優秀的產業投資人,打造未來的“產業大飛機”成為了我們團隊的愿景與目標。

產業投資的邏輯

在教育市場,新東方與好未來是靠自己逐步成長起來的,安博教育、樸新教育等則是通過組裝成長起來的代表型企業。而我們的關鍵詞是“產融結合+科技賦能”,即在把資本和產業相結合打造上市產業公司的同時,通過人工智能和科技手段,實現產業鏈數據的貫通和效率的提升。這亦成為我們2019年至2027年第二個9年規劃的指導方針。

我們做產業投資的打法是:沿著人的生命周期,從時間維度切片,如早幼教、基礎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企業服務……我們在每個“切片”中找到一個核心項目投資,再根據項目未來三到五年的發展狀況為其募集專項基金,展開產業鏈上的布局和并購。

第一步,我們決定從18到25歲切入。這個階段是基礎教育的終點和職業生涯的起點,個人的能力模型具有樣板價值。

經過2018年一年的探索,目前我們鎖定了兩大核心項目:我們投資了一家教育信息化公司,可以依據學生的行為,為在校學生形成用戶畫像和標簽;第二個投資標的是我們內部團隊認為的國內唯一一家真正做招聘的公司。其它招聘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是信息費與廣告費而不是以入職成功費用,這家公司做的是中基層崗位的招聘,90%以上的收入來自于用戶成功入職以后的收費。

我們投資基本都是控股型投資或戰略型投資。在項目的選擇上,有四條標準:

一、盈利模式清晰且經驗證可以自己生存;

二、細分賽道里的老大或擁有細分領域里別人沒有的關鍵性資源;

三、商業模式對于產業有重大效率提升;

四、商業本身和創始人是否能和產業鏈中的其他項目進行協同產生1+1>2的效果

未來3年,我們的目標就是在每個“切片”上找到核心項目,并開展深度服務,努力打造百億市值的產業小生態,并為未來貫穿產業鏈的千億市值產業大生態奠定堅實的基礎。

此外,在K12階段,我們孵化了一個專門做中小學學科知識付費的“半間教室”,是以升學為導向的家庭知識付費的內容,切入K12的升學市場,發展海量用戶,圍繞用戶繼續進行更多的教育和知識服務。

產業投資的愿景

2016年,我們開始謀劃投資品牌,2018年4月元知資本正式成立。

在我看來,人類最寶貴的財富不是石油與礦產,而是如何人本身的價值。因此,在投資方向上,我們選擇了人力資源和教育產業,計劃通過產融結合的方式,實現終極目標——打造全球最大的人力資本集團。

在行業內,我們對標的是日本頭部綜合公司Recruit Holdings。經過多年發展,Recruit打造了“蝴蝶模型”生態,通過收集用戶個人大數據形成“蝴蝶的身體”,并基于大數據長出了“兩條翅膀”——圍繞人的大數據形成的人力資源服務和生活服務。現在,日本7-11、日本最大的招聘平臺、日本最大的婚戀平臺等多個頭部企業都是Recruit控股或參股公司。在中國,它還投資了58同城和前程無憂等。

但我們的生態模型有兩點不同:

一、我們要打通人力資源和教育產業。

Recruit的核心是一個人力資源服務存量市場的匯集。在產業互聯網時代,我們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對一個人進行長期跟蹤和全面了解,不僅可以做人力資源服務的存量匯總,還可以向前溯去培養和篩選人才,這樣有助于達成因材施教、人盡其才的大愿景。

因材施教意味著我們需要全面了解這個人,建立一個立體的人才大數據庫,如基因、血型、星座、性格、學習偏好與能力特征等。通過分析,才能幫助他做教育決策、規劃職業方向。目前市場上一些號稱掌握了孩子大數據的教育公司,事實上他們只知道一個學生做了多少道題,做題的正確率、錯誤率等,這些數據對學生除了做題之外沒有任何幫助,價值細微。

教育的目的不是升學,而是有效就業。目前來看,教育行業出現了兩大趨勢:從生產者視角轉變為消費者視角,從升學導向轉變為就業導向:生產者視角如輔導班開班后都希望孩子來報名上課。消費者視角即C2M(Customer-to- Manufacture),基于對學生的了解,反向去定制學習內容和路徑。

現在,很多人力資源項目已經開始反向滲透,影響職業學校、民辦大學,介入了人才培養。

二、Recruit是前期自然成長,后期通過收并購擴張發展起來的。我們則希望通過借助產融結合的手段將這架“大飛機”組裝起來。

在商業領域,我們對標的是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在商品交易領域建立了一個生態,但凡買賣東西都離不開阿里巴巴。我們希望在人的成長和發展領域打造一個大生態,通過建立生態,讓內容提供商反向為用戶提供服務,這樣才能成長為萬億級的產業集團。

上世紀80年代是Recruit快速增長期,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目前人口結構與日本上世紀80年代相似。未來10年,中國的人力資源產業將會發生巨大的變革。而江海云霄集團通過產融結合的戰略布局,聯合一大批優秀的創業者與企業家,成為這一趨勢的重要參與者與推動者。同時,讓支持江海云霄集團的產業資本獲得巨大的回報與價值。

結語

隨著產業互聯網的高速發展,未來不僅在人力資源與教育產業,在眾多的產業中,都會誕生一批整合和升級產業鏈的產業投資人。

他們基于對產業鏈深度研究,挖掘優秀項目,并對產業鏈中的項目深度輔導、改造、升級、整合,甚至進行跨產業的融合創新。他們將在中國新舊動能轉換、產業鏈升級和創新中做出重大貢獻,并創造出巨大的社會價值與投資價值。

江海云霄集團董事長、江海云霄人力資源與教育產業基金創始合伙人、清華經管教育咨詢行業校友會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校外學術顧問委員、中國人民大學國際并購與投資研究所研究員,十年教育行業創業與投資經驗,先后投資孵化了鸚鵡螺教育、半間教室等多家互聯網教育企業。

作為產業投資人,胡宇東參與發起了百億人民幣規模元知資本和江海云霄產業投資基金,投資范圍覆蓋早幼教、基礎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教育科技、企業服務、人力資源服務全產業鏈,目前主要關注中后期戰略投資。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