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冬已至,創投圈今年無“十一”

2018-10-07 16:21 來源:互聯網

資本寒冬,這個每隔三到五年就會用冷風把投資者和創業者們發熱的頭腦吹得“腦殼疼”的周期性現象,今年又來了,似乎還來得更猛烈了。

除了融資渠道變窄,由個稅改革等政策變化引起的用工成本急劇上升,中小企業還面臨著中國史無前例的監管風暴和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更別提P2P又接連暴雷,殃及無數池魚。

這幾座“大山”壓在創業者心頭,一時間,“募資難”、“融資難”、“暴雷”、“用工成本上升”、“債務違約”、“企業倒閉潮”等詞匯充斥著各大媒體報端,而“生存不易”、“創業維艱”、“錢荒”則成為了朋友圈的口頭禪。

錢沒那么好賺了,但花錢更容易了。這是創業者們的共識。

往年“十一”長假前夕,朋友圈都是一片“坐等放假”的呼聲:有談“十一”計劃的,有曬行程表的,有要陪老公、老婆、兒子、女兒的,不知凡幾。

但今年“十一”的前夜靜悄悄,大家仿佛無事發生,實則暗潮涌動。

這個寒冬可太冷了,如何過冬?唯有夾緊尾巴做人。

凜冬已至

去年12月26日,P2P平臺“錢寶網”創始人張小雷向南京警方投案自首,兩個月后,南京警方給出了一個當時還挺令人震驚的數字——據初步統計,張小雷等人非法集資未兌付集資參與人的本金 300 億元左右。而這只是今年P2P平臺暴雷的序曲。

數據顯示,P2P網貸行業累計平臺數量6385家,目前已經出問題的有2286家。光今年7月,暴雷P2P平臺涉及的金額就達到2888.214億元。

在基金資金募集方面,投中研究院發布的報告顯示,2017年上半年完成募集基金的規模高達1342億美元,而2018年上半年這一數字僅為341億美元,同比降幅達74.59%。清科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也顯示募資總額在下滑,2018年上半年募資總額約為3800億元,相比較之下2017年上半年的募資額約8600億,同比降幅約為56%。

可以看出,LP觀望態度明顯,已經在準備“過冬”了。

另外據投中研究院數據顯示,VC市場投資數量雖然有所上升,但單筆投資規模嚴重縮水。而PE市場在經歷了年中的大爆發之后,便開始了持續低迷。

有投資人士預測,未來半年,股權投資市場將經歷一波大洗牌,這或許是過去四年瘋狂募資投資之后的一次理性回歸。

這些都與2017年11月17日中國人民銀行聯合銀監會、保監會、外匯局出臺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不無關系——對金融機構資管業務的監管收緊了。而今年一線城市北上廣深均暫停投資類企業注冊,又給募資端帶來不小壓力。

投資人無疑更加謹慎了。光有一個idea、“情懷”或是“失敗了就當做公益”,這樣那樣的種種理由、說法和故事,投資人聽不進去了,他們會要求看公司報表——30分鐘拿到大佬投資意向書的故事不會發生在這樣一個2018年。

投資人都不好過,更何況是創業者?

寒冬帶來的直接影響,是一個又一個悲劇的發生

今年1月25日,80后創業明星茅侃侃因拿不到融資、公司運營出現困難而在家中自殺。這是2018年第一個悲劇信號,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信號接連亮起:金盾股份董事長周建燦縱身一躍,留下了瀕臨破產的上市公司和98.99億元的債務;法蘭游戲創始人甘來朋友圈留下一句“我會在天堂安好”,訣別而去……

創業者紛紛轉發這些新聞,一邊雙手合十評論著:可惜了,愿他們在天堂安息。一邊心里發著冷,想著更現實的問題——自己該怎么辦?

迎來最恐怖倒閉潮

去年10月,尚未透露自己退休計劃的馬云曾預測2018年,中國將迎來最恐怖的失業潮和倒閉潮。

其實,早在2017年下半年,倒閉潮已經悄然來臨:

去年下半年被眾心捧月的區塊鏈今年就不太好。無論是比特幣的價值,還是區塊鏈公司,亦或是區塊鏈媒體等細分行業,由于嚴格的監管,《涼涼》已經成為了他們主旋律;

而一直站在風口的人工智能產業在2017年已經倒了一批。《2017 年中美人工智能創投現狀與趨勢研究報告》中指出,2017年中國和美國倒閉的人工智能公司有近百家。今年,這個數字仍在不斷上升;

因為新能源汽車而起勢的充電樁企業也過得不好——就在今年7月初,富電綠能被新三板終止掛牌,月末,容一電動宣布解散;

互聯網家裝行業也扎堆死亡:以南京的一號家居網和湖南的蘋果裝飾的互聯網家裝企業跑路,這個行業的嘗試幾乎都宣告失敗了——3年以來,超過100家互聯網家裝企業宣布倒閉;

游戲停止審核版號之后,游戲版號數量被限制,游戲行業的洗牌加劇,許多國內獨立游戲制作商恐怕也難以挨過這個寒冬。

除了互聯網相關的產業,家具、紡織、化工、房地產、教育、制造業等不少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傳統產業均紛紛迎來倒閉潮。

 

面對可怕的倒閉潮,企業創始人們也不免拍胸脯長吁短嘆一番:還好我還活著。然后繼續在夾縫中努力生存。

一切為了生存

前兩日,在萬科舉辦的秋季例會上,會場屏幕和側墻上都用紅底白字打著醒目到已經刺目的“活下去”。足見不僅僅中小企業和投資機構在恐慌,連巨頭們也開始思考如何過冬了。

而在今年8月,互聯網巨頭騰訊發布2018半年報:自2015年連年增長后,騰訊業績首次出現下滑。數據表明,今年二季度,騰訊收入同比增長達30%,但毛利環比下降7%,經營盈利較上季度甚至下降29%。

騰訊接連被人詬病產品缺乏創新力、“沒有夢想”、“將被殺死”,日子也不好過,

于是,9月29日,20歲的騰訊正式宣布將啟動新一輪整體戰略升級,將七大事業群調整為六大事業群,呈現跨業務線的協同性發展,將內容、產品、運營、技術融合為整體生態,重塑行業競爭格局。

其實,騰訊每隔6、7年就會做一次架構調整,這也是騰訊在積極擁抱市場變化的體現——只有主動改變自己才能適應這個時代

大公司尚能思考如何通過改變自己來應對寒冬,小公司卻只能靠降薪、裁員度日。

高筑墻,廣積糧”、“回歸商業的本質”等耳熟能詳的口號,還是上一個寒冬時遺留物,但創始人們發現,今年要過冬,還是要把這幾句話套在自己身上保暖。

不少創業者表示,裁員是一個心痛的過程,一邊裁員一邊痛恨自己無能。但那又能怎么辦呢?只有走投無路才會走上裁員這條路。

不少“冬寒水冷鴨先知”的廣告和營銷商們最能感受到中小企業客戶的變化:大家都變窮了——客戶不再需求“五彩斑斕的黑”,而是要求方案“能省則省”;客戶的回款周期明顯邊變長,經常給不出錢來。

企業信息化軟件服務的公司們倒是迎來了“春天”——隨著新零售時代的開啟,為了更快打通全渠道,不少零售企業對能夠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信息化服務開始感興趣。

降薪、裁員和降低成本是常規操作,有錢就拿也是不二法則。

天圖投資向自己投資的企業發出建議“盡快拿到錢,同時要把策略調到最優,謹慎使用自己的錢,做好過冬準備”。對于營收還不錯的,盡快盈利,一些可能受寒冬影響最大的“燒錢期”項目,則要聚焦控制燒錢的規模,從之前的一邊大規模擴張一邊試錯,轉變為先在小區域內完成試錯,再進行擴張。

“盡快融資,不要太在意估值。”幾乎每一位投資人都提出了相似的建議,宏泰基金創始人盛希泰還建議創業者們有節奏有計劃地花錢

共享汽車公司Ponycar CEO劉逸洵則在跟其他創業者也在不斷互相提醒,收縮虧損業務,做更長遠的規劃:“比如賬上的資金原本按照2年規劃,現在延長到3年。人員收縮,發力一些好盈利的業務,更關注盈利。”

而倒閉潮、降薪潮和裁員潮的另一邊,是房地產大佬們紛紛變賣資產套現和大企業們的“產業出海”,還有獨角獸們像約好了似地扎堆赴美赴港IPO,似乎出海和上市成為了新的逃生通道

拼多多、趣頭條、蔚來汽車、新美大都是最近的“上市代表”。特別是前兩者,還沒上市就爭議不斷,一上市就成“妖股”,刷屏了創投圈。

但無論如何,錢已經被他們抓在手里了,不然,連擁有爭議的資格都沒有。

這個“十一”不敢歇

成立一年多的創世伙伴資本不久前剛剛完成新一期近2億美元融資,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在接受《不凡商業》采訪時說:“我過去至少經歷了3到4個周期,大概每兩三年就會有一次,所以面對這個狀況就不會那么緊張。2008年市場比現在還要可怕,很多項目都是半價,也很快就過去了。”

按照以往的規律,資本寒冬過后,甚至還會有一波創業企業迎來收獲期。正如那句老生常談: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或許在嚴格的監管之后,不合格的企業和產品被淘汰,大家的投資熱器冷靜下來,不再一味跑馬圈地,而行業也朝著合規的方向發展,而優秀的企業在掃除荊棘之后會得到更好地發展——所謂寒冬,其實也是在優勝劣汰

區塊鏈就沒有真的涼透,區塊鏈應用正在逐步落地,屬于它技術的價值終究發光發熱;

人工智能仍然是投資人心中的“白月光”,因為它代表著未來發展趨勢,新能源、新材料、新制造版塊一樣如此;

互聯網家裝代表企業土巴兔在8月末還在準備上市……

高榕資本創始合伙人高翔曾在演講時說:“資本寒冬從來都不是創業失敗的原因。”

所以,這個秋風送爽的“十一”長假,創業者們不敢休息,他們要做的事太多了:

他們要思考市場動向,面對變化隨時做出反應;

他們要抓緊投資人的橄欖枝,努力賺錢,養活自己的員工和家人;

他們要重整團隊,構建壁壘,增強競爭力,讓自己獨一無二;

他們要在行業中找到同盟,寒風中抱團取暖;

他們要尋求那新的機遇,待來年春天,開花結果。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