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P的煩惱:基金募集成立了,我卻不得不離開

2017-11-15 17:34 來源:互聯網

2017年,對于A君來講,實在難以用窩心來形容他一年的經歷。

他實在想不明白,事情怎么發展到了這樣一步,他不得不離開?他一手成立的基金,他不甘心,但是又沒有任何辦法。

此事說來話長。

A君和B君曾是大學時代一對非常要好的朋友,彼此相互信任。

那個時候,A君是某風險投資機構的副總裁,B君是上市公司的一個高管。

2017年的新年聚會的時候,A君和B君走到了一起。

一個飯桌上,兩個人談笑風生,當然,他們還聊到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他們發現,近兩年,風險投資特別火,于是,A君和B君也商議,他們是否也順應潮流,然后背后B君的上市公司,搞一個屬于自己的行業基金。

A君和B君是做事情的人,說干就干。

B君也在上市公司內部,不斷推動這個事情。

2017年3月,A君果斷辭掉了自己的投資公司工作,開始全職投入到這件事情當中。

但是,錢從哪里來呢?

除了B所在的上市公司出一部分錢,那么剩余的錢該怎么辦呢?

只能兩眼一抹黑到處去碰吧。

在后來的創業歷程當中,A君記不清楚跑了多少個省市,費了多少口舌,然后溝通了多少人,半年后,2017年8月份,A君的努力終于獲得了一個質的突破,有一個地方政府的引導基金愿意和上市公司一起來支持這個基金,因為地方政府想發展該上市公司所在的行業。

這樣,加上地方政府和上市公司的資金,10億的基金盤子募集到了70%,剩下的30%找一些跟投的散戶就可以了。

于是,在剩下的兩三個月當中,A君找了幾個第三方理財公司幫忙,最終在第三方理財公司的幫助下,剩下的30%終于有了著落。

2017年11月份,A君與B君的基金公司終于宣告正式成立。

回顧這一年來的經歷,A君感慨萬千,沒有收入,他自己搭錢不說,還借助自己以前的人脈四處求情,這一過程簡直生不如死(A君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人)。

甚至每次在路演現場,還要接受各個投資人的不斷盤問。

“你們怎么保證收益不會低于XXX?”

“你們的風控將如何保證?”

“上市公司將如何配合你們一起進行投資?”

盡管內心非常惶恐,然而,A君還有裝出一臉自信的樣子,一一耐心對LP進行解釋,直到對方滿意為止。

如今,看著新成立的辦公室及公司員工,A君忍不住想哭了出來。

然而,接下來,B君的一句話,讓A君徹底哭了出來,腦袋一蒙,他差點暈了過去。

原來,由于上市公司內部調整,B君所在的部門面臨關停,B君也是就想到了這個投資基金,準備全職投入到基金投資當中。

而管理權,自然B君要全面負責。

A君,只能無奈的拱手相讓。

如果問A君的心情,恐怕只能“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了。

人生最可悲的是,“人活著,錢沒了”。

對此,小編也表示深深的同情及無奈。

而在離錢更近的投資圈,這樣錢與權的故事或許每天都在上演。

延伸 · 閱讀